狱友“熊猫”:人生不应该只有非黑即白两种颜色

文/格祺伟

他叫“熊猫”,这个绰号还是我给取的!

与他第一次相识是在看守所的一个夜里,那天,他被办案单位送了进来。微胖的体型,走路的姿势就是当地二流子口中说的那种“海路”(随着那种外八字很严重步伐,双手如同划船那样不自主的摆动),两只眼睛肿的只留了一条缝,那形态真像极了大灰熊。

在交谈中得知,他这副狼狈的模样是被小区业主下手给打的。

他是一名专门入室盗窃的蟊贼,这次他失手了,而且栽的还有点惨。

那时,快过节了,我忘了具体是过中秋节还是春节,他打算出手挣点“外快”,捞点过节的零花。于是,他摸进了一个小区,开锁进了一户人家,但他不知道的是,这是家刚装修还没有入住的人家,就在他打量一番后,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内急,于是索性就去洗手间上了一个大号。正当他酣畅淋漓过后打算出去时,他惊出冷汗,房门被人从外面锁死了。

就这样,他既没有机会出手,也来不及脱身,就被人从外面关在了里头,来了个“瓮中捉鳖”。

事后他才知道,原来,这个小区已经发生多次被盗,恰巧他进的这户人家,隔壁就是业主的亲属,他进房以后弄出的动静引起了隔壁亲属的警惕,于似乎才有了上述“瓮中捉鳖”这戏剧性一幕。

他很懊恼,也很不解,究竟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不小心弄出了声响,如果自己不拉那泡屎,早点走,是不是就有可能躲过这一劫。

当然,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也不是游戏,没有那么多重新开始的机会!

他之前因盗窃被抓过,也判过,在办案单位看来这就是个有案底的“惯犯”,尽管这次没有受害人,没有经济损失,更没有“赃物”,而他的作案工具也早就被扔下了楼,但他还是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最终,他还是因为之前曾盗窃被判刑,在刑满释放五年之内再次犯罪,被视为累犯,而这次被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入室盗窃,被从重处罚,判处六个月有期徒刑。

他判了六个月,就与我朝夕相处了六个月。

刚进来时,他那肿的睁不开的眼睛,实在令我不禁心头一软,也难免气愤。他如果犯的是法,应该交给警察,接受法院的判决,其他人凭什么又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动私刑呢!难道,只要抓到小偷,你就能不由分说对他拳脚相加,施以酷刑!

一时间,似乎也找不到其他的药,于似乎,我给他拿了一个活血化淤的大活络丸。说来也巧,就在第二天,他眼睛的水肿就消退了,但积在眼周围的淤血,把两只眼睛都印衬的乌青乌青的。而这个时候,在配上他的形态,真的就活脱脱的是个“熊猫”。

此后,我便一直喊他熊猫,直到现在。

他的刑期并不长,但在那段共同相处的时光里,我与他到也共同经历许多事。

熊猫自称是这个城市里的开锁“快三秒”,市面上每出一种新型的锁,他都要买回来拆卸研究,对他来说就没有工具打不开的锁,对他来说开锁也就是他安身立命吃饭的本事。冲他讲起钻研开锁的这股子劲,如果你不知道他是一个梁上君子,你一定会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他在这方面下心思,说到底,也还是为了生存。初中时,家中发生变故,父亲去世,他辍学后,在街面上溜达,就这么一来二去不小心,不自觉地也就“入了门”,等想起下决心离开这个圈子的时候,他才深有体会的明白什么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读书少,没特长,再想去打工挣钱的时候,早就没有那个竞争力不说,也习惯了挣这个“亲快钱”的生活,即便此时想离开也是无力离开了,毕竟,缺了顶梁柱的家里,还需要一个挑担子的肩膀。

他到也从不为自己开脱什么,虽然这一行不那么光彩,但他也坚持自己的“原则”,盗亦有道,他说自己从不在公交车、医院、学校盗窃,不向那些弱势群体下手,虽然不说自己多高尚,但起码干不了那些自己都认为卑劣的事情来。

这次节前动手,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老婆快生小孩了,这又是一个需要大花销的地方,于是他再次选择了铤而走险,但没想到是,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终究还是栽了。

当他女儿出生的消息传来,他眼神里似乎都在放着光,对他来说,有了孩子,自己就算有了一个完整健康的家。那段时间,他的话题里总离不开他老婆与女儿,说到兴起时,甚至直言不讳的说,自己其实就是老婆的小狼狗。那一波波猝不及防的狗粮撒起来,我还真是鸡皮疙瘩掉了又得捡起来。

后来,他还拜托我给他女儿娶一个名字,他说自己读书少,一定要给女儿取一个有文化的名字。

他刑满释放后,给我送过好几次书,我还是一如往常喊他熊猫,他也还是一如既往憨憨的笑。

再后来,我迎来了自己的判决书。而等我出来时,已经是三年后了,但,熊猫却始终留在我的脑海里。我联系了许多人,想过许多办法,但始终无法找到他。直到最近,总算是联系上了他。

电话这头,我喊着熊猫,电话那头,很明显他声音显得有点赢弱。还没来得及嘘寒问暖的叙旧,他就告诉了我一个残酷的事实,他患了尿毒症,每个月需要透析治疗八次。

在我这头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晴天霹雳,他遭遇,又把我惊讶了。就在四年前,他老婆把家里所有的钱款都卷跑了,同时带走的还有他的女儿,如果这个家是他的一切,那女儿几乎就是他的命。

熊猫没有想到,自己如此珍惜爱护的家,宁愿去偷也要养活的对象,他的老婆居然会出轨甚至卷款出走!

在他女儿出生后不久,他刑满释放,走出看守所那一刻,他便痛定思痛,一定要重新换一种生活方式,这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这个家,更是为了妻女,他决心改过自新,重新开始。

刚开始,他几乎是舔着脸,求着别人给自己一个工作,在此期间,他也去过相关职能部门,寻求帮扶,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一没有文化,二没有专长,三还有案底,这样的条件几乎没有什么好工作会轮得上他。

最终,他选择了自己创业,在向家里亲属借了几万块钱后,开始搞宽带与安防监控的安装。从最开始的一窍不通,到凭借不断去自我摸索与通过网络学习,慢慢的他竟也把这个行业吃透了,买卖也开始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

但好景并不长,生意越来越好,他老婆与他的关系却越来越微妙,而他忙于工作,并没有朝这个坏消息想,但结果却在朝坏消息急速靠近。

老婆带着女儿出走后,他彻底崩溃了,自己努力付出的这一切一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溃不及防。他开始整日的熬夜与喝酒,浑浑噩噩醉生梦死的生活着,最终还不到三年,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尿不出尿来,去医院一检查,尿毒症。

那天晚上,我与熊猫聊了许久,后来还通了视频,画面中他面容憔悴,但依然不时会露出那种熟悉的笑容,提到女儿时,他眼里是掩饰不住的那种欢喜,他说自己已经有四年时间没看见过女儿了,他很想她。提到他自己创业的经过,他语气中充满着自豪,因为他靠自己努力打拼,没有走偏路,同样也取得了成果。
我给熊猫转了一千块,他始终没有收下,带着那股子倔强与不屈。他与我说,钱对他来说现在已经没有用处了,每个月靠低保与医保报销,能够勉强支撑他透析的费用,生活费则只能靠老母亲了!对于自己的病,他有时也在想,是不是自己曾经做贼太多,是老天爷的一种报应。

他说,自己不怕穷,因为从小就穷,所以他并不觉得穷可怕。真正击垮他的不是贫穷,而是妻子的背叛与出走。对他来说,人要是没有了感情,就像彩虹没有了颜色!
人生,其实不应该只有非黑即白两种颜色,每个人都不应该被标签化与符号化,因为每个人的人生都有着各种不堪,应该多一份包容,给每个人的人生多一份色彩!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华夏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