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哲诗歌 | 心地里的种子抽穗扬花

心地里的种子抽穗扬花

当艳丽的鲜花开满三月的山野

当稻谷的金黄铺满心间

当玉米须泊在我的肩头

田埂上  谁又携着

那朵连根带土的桅子花  远走天涯

乡土就这样先塑了心

再塑根

这些泥土味的植物

在游子的心底悠悠茁壮

是一株最富诗意的秋菊

是一盏暖人心扉的灯笼

是一泓山涧奔涌的溪水

草垛、草霉、皂角和蒲公英

这些乡土的风景

曾喂大我们的心事

三月的柳笛  四月的竹马

还有五月的艾蒿  倒挂在门上

构成了脚下热土的细节和家的外延

城市的天宇下 蝴蝶已远

所幸我的血管与乡土一脉相承

故土难离已离了  只记挂着

父亲左腮上的一颗黑痣

总兑现不了自己的诺言

泛着片黄的铜顶针儿  还戴在母亲的手上

我攥紧那粒泥土的种子

掌心里  显示出它的份量

心地里  一次次抽穗扬花

在梦里聆听故乡

桨声欸乃,小舟已发

天涯启程,划过夜色

穿过河东 再转河西

最后泊进一湾阑珊的灯火

岸上风光撩人 乡音悦耳

似潮水轻柔地拍打

延续抑扬顿挫的抒情

一直荡漾我的心田

阔别的双眼

不由绽放野百合般的月色

我一声声聆听,一步步丈量

从蛙唱从炊烟到稻香

飘飞的田野

寻觅着失落的记忆

蓦然间小径显现

阿妹的甜音升起

一路洒落着阳光与我的足迹

我微微睁眼,疑是故园的晨曦

透过异乡九月的窗棂

我便缱绻在这朦胧的世界

一阙乡愁

思念的触角,延至千里万里

抚摸着梦里的山川

当我行进在他乡城市的午后

充裕晃眼的日照之下

路过的街衢 闪烁凄迷

哦,故土,遥不可及的天涯

是一阙乡愁,令我不忍展读

异域的阳光万般和暖

纷落游子的心头 漫成醉意

此时,我若游鱼躲进一方宁静

意欲穿山越水  融进

故土永恒的景致

不论村庄是否惦记着我的名字

抑或那小径已更新成陌路

故乡的屋顶长满了狗尾巴草

我是母亲放飞的孩子

带着一身土腥味儿

炙热的气浪

烫脚的大马路 烹饪着我的躯体

我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山雀

与坚硬的钢筋混凝土搏击

沉闷 热燥 焦灼 亢奋 透凉

夜晚的霓虹灯 暗了又亮

闪晕了我的味蕾 吐尽所有的经历

一个趔趄 酒精退去

我丢了魂儿

我是故乡召唤的孩子

挟着浓郁的酸馊

手捂才长了肉芽的伤疤

我跌跌撞撞归去

那个总在村口翘首的娘亲

如今已老到扶门泪望

岁月似屋顶上的狗尾巴草

萧瑟 扭曲 疯长

我的心 裹着厚厚的铠甲

还在青砖灰瓦间

徘徊

流浪

董哲诗歌 | 心地里的种子抽穗扬花

作者简介:董哲,媒体从业者,四川省散文诗学会会员,现任华夏号聚合新闻平台执行总编辑、华夏早报社采访中心主任,兼任湖南省民俗摄影协会新闻摄影专业委员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辽宁青年》《文艺生活》《散文选刊》《散文诗世界》《意林》等报刊杂志,曾出版作品集《生命的静美》等。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