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早报2016年新年献词:我们的理想久经风霜,我们的荣耀无所畏惧

告别了最后一杯充溢着浪漫清香的红酒后,我们沿着老树枯枝缠绕的小径,顺着漆黑寒夜里清脆的滴露之声,来到焕然一新的2016年门口。

这是华夏早报第12次给您真诚地道一声“新年快乐”。

12年,对一家媒体来说正当壮年,我们兢兢业业地忙碌了4317个日夜。

稍感欣慰的是,我们一直在用勤恳的新闻劳作态度来践行一份尤为不易的新闻理想。

为了多帮助一名穷困潦倒的弱势者,我们甚至抽不出10秒钟时间来回应那些轻蔑的眼神。

为了能在伸张正义的道路上略尽媒体的绵力,我们几乎要以德报怨来为那些嘲讽我们的人竭力呼喊。

一家负责任的媒体总归没有闲工夫去顾及自己那份藏于心底的私欲。

2015年的最后两个月里,我们受到了居心叵测者的质疑,但更多的是有志同行们的倾力鼓舞。

心怀理想的人都明白,在当下窘迫的新闻环境下,华夏早报的存在,实为不易,也尤值得珍惜。

对弱者横眉竖眼的虚伪权贵们,对含冤不白者视若无睹的冷漠看客们,糜烂不堪的酒色之徒与网络“暴徒”们,这些人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弹冠而庆,他们无法自拔地抨击我们的善意劳作,他们毫不留情地践踏着我们的理想与荣誉。

仅仅是因为我们报道了一位抗战老兵的自杀,一些媒体没有胆量报道这个敏感的选题,便选择了抨击作为报道者的我们,以便参与这个人声鼎沸的舆论事件。

这样的委屈,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因为我们的理想久经风霜,我们的荣耀无所畏惧。

抨击和践踏,在华夏早报的历史上,并不是首次。我们经受住了种种抨击和践踏,于是我们所向披靡。

橘子洲头两侧的河水,总是匆忙地奔向150公里外的长江。

它会在春日里小有情调地荡漾着粼粼波光,会在暴风骤雨的夏日里发出狂涛怒吼。

而它也一如既往在川流不息地滋润着湖湘草木,我们的理想正堪比这一弯激浊扬清的河水。

我们不惧怕耒阳“诗人”熊艾春的冲天怒气;我们敢在贪官污吏的饭桌上与对方针锋相对;我们敢于在媒体禁声之时披露传媒大亨被双规;我们勇敢地监督一位省级政法委书记的劣迹。

对于这种种奇葩事,诸多媒体集体失声。

事实上,我们并不是“沂岭杀四虎、元夜闹东京”的李逵,面对强势者的咄咄逼人,我们虽偶尔也会胆战心惊,但前行的脚步从不停歇。

我们一直与“曝光、揭黑”这种落伍的字眼为伴,新媒体人嘲笑我们不懂风花雪月,传统媒体人痛骂我们尖酸刻薄。

但,脏活总得有人来承揽,坏人总得有人来充当,我们疲累的双眼里饱含泪水,我们苦闷的内心深处满怀怜悯。

和平时代的媒体,报效国家最好的方式是敢于推动社会进程。我们追求的公平、正义、民主,和民众一样,成为我们的生命底线。

虽然我们朝耕暮耘的一线记者们在不怀好意者的刺痛下倍感委屈,可当想到那些弱者们擦拭掉了眼角的泪水,那张黝黑又厚实的脸蛋重新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时,我们应该无视那些鄙夷的眼光。

因为每一份闪烁着光辉的事业都必须直面不能承受之重。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无论千难万险,无论风雨飘摇,华夏早报将一如既往,初心不改,我们不是罪恶与肮脏的克星,我们只是一个纯净的理想者。

新的一年里,愿我们滚烫的眼泪滴落在冰冷的土地上,能让您舒适地踏出暖意融袭人的步伐;愿我们满腔的赤诚融化在迷茫夜空中,能让您畅快地簇拥着甜润怡然的气息。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