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信家电旗下海信长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敲诈勒索

金炬精工制造(湖南)有限公司,是华中地区创新型的、集工业设计与精工制造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证书编号:GR201943000617)。

本公司2018年在宁乡市金玉园区签约投资额约为2亿元,占地50亩,建设“金炬工业设计与精工制造集成创新产业园区”,计划在五年左右时间成为一家在国内挂牌公众上市的民营企业。

2018年12月底,为响应长沙市政规划的“绿心区域”退出工业的政策需要,经由中共长沙市委市政府和宁乡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的关心和协调,紧急搬迁至宁乡市蓝月谷地段的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并与海信长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信长沙公司”)签订了《厂房租赁合同》。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生产过渡期,竟然成了我公司的“生死劫”。在此期间,公司遭遇了海信长沙公司及其驻宁乡基地园区主管谭光雄破坏本公司生产经营以及谭光雄敲诈勒索本公司所属工会的行为。让我们感动震惊的是,后期我们了解到,海信长沙公司竟然存在非法占用农用地的违规违法行为,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罪的严重犯罪行为。

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和愤怒的是,就在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全力抗击疫情的时候,海信长沙公司明知我公司在赶制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制氧机、核酸检测设备、口罩机等关键零部件)抗疫物资、不顾我们苦苦哀求,竟然采取非法暴力断电,造成防疫物资无法按时交付,公然破坏抗疫大局!

面对我公司的多次求情,一再说明这是生产防疫物资,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竟扬言:海信是山东的企业,湖南省地方政府领导管不了,不管湖南省哪个领导什么指示,都不管用!

海信长沙公司非法暴力断电后,我公司被迫停工停产,订单难以接续生产,职工人心惶惶,并因此开始离职,企业面临解散的重大危机,企业已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阶段!

公司多次向海信公司总部去函去电,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迫不得已,只能向各级主管部门、广大新闻媒体朋友披露海信长沙公司及其驻宁乡主管谭光雄的种种恶行,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回复和处理。

以上论述,并非凭空捏造,本公司有充分的证据加以证明,接下来将对事实及理由进行详细的阐述。

一、海信长沙公司采用欺诈的方式与本公司签订《厂房租赁合同》,不按照合同约定的优先续租的条款与本公司签订续租合同;且在今年疫情严峻的关键时期,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在明知本公司正在赶制防疫设备关键零部件的情况下,对本公司进行百般刁难,要求本公司在短期内进行搬离,完全不顾国家抗击疫情的严峻形势。

本公司于2018年12月底,响应长沙市政规划“绿心区域”退出工业的政策需要,经由长沙市委市政府和宁乡市委市政府相关领导的关心和协调,紧急搬迁至宁乡市蓝月谷地段的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并与海信长沙公司分别于2018年12月26日、20018年12月28日签订了两份《厂房租赁合同》,租赁物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市宁乡大道与蓝月谷中路交叉口(即“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共计租赁面积8260平方米。在长沙及宁乡相关领导介绍本公司搬至海信宁乡基地园区时,协商的为与海信长沙公司签订两年的租赁合同;在签订的过程中,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向本公司职工表示,租赁合同先一年一年进行签订,到期后双方再进行续租即可,并在合同中约定了优先续租的条款。因此,本公司与海信长沙公司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租期为一年。

但是,当《厂房租赁合同》到期前后,海信长沙公司并没有按照《厂房租赁合同》第二条第2款中的约定:……在同等承租条件下,乙方(本公司)有优先承租权,与本公司续签租赁合同。本公司亦多次与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进行协商续租事宜,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却迟迟不肯与本公司进行签订续租合同的手续事宜。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一方面表示,续租事宜没有问题,另一方面又以各种理由推脱续租手续办理进程,并于2020年1月份,要求本公司对生产车间的安全生产进行整改,本公司亦按照其要求一一进行了整改。此后,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又提出,双方厂房续租事宜可以找经开区领导进行协商;因此本公司总共找经开区领导进行过三次协商,分别为2019年12月25日、2020年1月3日、2020年2月27日。在协调过程中,海信长沙公司并没有明确表示不再续租,均表示续租事宜可以商量。但是海信长沙公司依然没有信守承诺与本公司续签《厂房租赁合同》,而是在背弃承诺,对本公司生产车间进行暴力断电、阻拦生产设备及物资的通行,破坏本公司生产经营。

2020年春节,对于全国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春节,因为发生了严重的新冠病毒疫情。在全国疫情严峻的关键时期,本公司为响应国家抗击疫情的号召以及配套生产抗疫防控设备的客户要求,于2020年2月13日,召集员工克服重重困难回公司复工复产。本公司承接了很多防疫物资的生产订单,譬如医用制氧机、自动化口罩机、核酸检测设备等关键零部件订单。但是在如此严峻的时期,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却不顾党中央国务院统一部署联防联控的国家抗疫大局,要求本公司在7天之内搬离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否则将对本公司生产车间进行断电。

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的此种行为,明显是以非法断电的方式相威胁,首先,本公司此时正在赶制防疫设备的关键零部件,是国家抗击疫情的重大事项,不可以停工停产;其次,在疫情如此严峻的时期,本公司既无法找到合适厂房,也根本无法启动如此大规模的搬迁工程;最后,本公司生产车间的设备达几千万元,在短短几天之内根本无法进行搬离;海信驻宁乡主管谭光雄明知以上几点,仍要挟本公司限期搬离,并于2020年2月25日进行暴力断电,其行为已经不单是破坏本公司生产经营,而是对国家抗疫防控重大事项的对抗!

二、春节期间,在国家抗击疫情最严峻的关键时期,海信长沙公司及其主管谭光雄任性妄为,不顾国家抗疫大局,明知本公司正在赶制抗疫防控设备的关键零部件,仍对本公司生产车间进行暴力断电,导致本公司停工停产,无法赶制出抗击新冠疫情的防控设备的关键零部件,属于严重破坏营商环境和阻碍国家抗击疫情的违法行为。

在2月中旬,本公司复工刚开始一个星期左右,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 突然电话通知 本公司总经理肖昭,说厂房不再续租,过几天就得对车间断电,必须停工停产。本公司总经理肖昭立即去找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友好协商,并明确告知谭光雄,本公司承接了很多这次防疫物资生产订单,譬如制氧机、自动化口罩机、核酸检测设备等关键零部件订单,这是国家抗击疫情大事,绝对不能停工停产等。可惜,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表示他也没办法之类的话,并于2020年2月25日进行断电,导致本公司厂房车间停工停产,赶制抗疫设备关键零部件的任务亦无法进行。本公司电话向湖南省疫情防控中心反映此事,宁乡防疫中心的领导随后便到现场要求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恢复通电,但是谭光雄居然放话:海信是山东的企业,湖南省地方政府领导管不了他,你们找哪个领导来协调,不管湖南省哪个领导什么指示,对他来说都不管用!

此后,本公司将该情形向宁乡经开区领导进行了汇报,2020年2月27日,在宁乡经开区刘辉副主任、和多位局长出面协调下,确定厂房可以续租一年,以完成本公司在宁乡金兴路1号厂房建设投产前的过渡期间生产经营工作的维系,海信长沙公司才于2020年2月28日对车间恢复通电。

本公司响应国家抗击疫情的号召,赶制防疫设备关键零部件。在国家处于如此特殊的关键时期,举全国之力抗击新冠病毒,作为中小民营企业,理应承担起自身的社会责任,为国家抗击疫情贡献力量。海信家电000921作为上市公司,其在长沙的子公司,海信长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却完全不顾国家抗击疫情的严峻形势,任性妄为,在明知本公司正在赶制防疫设备关键零部件的情况下,对本公司生产车间进行断电,导致本公司停工停产,不仅给本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而且严重阻碍了防疫设备的生产和供应,与国家积极抗击疫情的号召背道而驰,是没有社会责任感的表现。

三、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利用自己职务上的便利,曾于2019年1月敲诈勒索本公司所属工会,此后又企图对本公司进行敲诈勒索,在本公司所属工会揭露其违法行为后恼羞成怒,为泄私愤,多次以非法断电、恶意阻碍本公司生产物资及设备通行的方式破坏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导致本公司停工停产,造成巨额经济损失,企业濒临破产。

2019年1月上旬和中旬期间,本公司所属工会(金炬工会,全称“金炬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急需场地作为员工食堂,谭光雄利用自己担任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的职务便利,以与本公司所属工会签订位于本公司2号仓库外部东南角项目部房间的《房屋租赁合同》的名义为掩盖手段,向本公司所属工会进行敲诈勒索12000元整。位于本公司2号仓库外部东南角项目部房间为宁乡经开区管委会的临时建筑,并不属于海信长沙公司,亦不属于谭光雄;谭光雄明知该处房间不为自己所有,仍利用其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的身份,向本公司提出,以他的名义将该处房间出租给本公司。当时,本公司所属工会急需解决本公司工厂职工厨房吃饭问题的困难,无奈便答应了谭光雄的要求,向谭光雄私人账户转帐12000元。于2020年1月上旬起,谭光雄便多次以切断本公司工厂用电,让金炬工会所有职工被迫停工停产而全面失业为由,试图再度向本公司所属工会进行敲诈勒索……在此期间,本公司总经理 肖昭与谭光雄多次协商未果,本公司董事长贺彪 也亲自与谭光雄恳切交谈,并在交谈中告知,这次可以再给他个人2万元,看行不行?但 谭光雄可能认为数目太小,仍然不肯罢休。

在《厂房租赁合同》到期前后,本公司均积极与海信长沙公司进行厂房续租的沟通协商,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亦多次表示厂房可以再续租一年。但是当谈及需要签订续租合同时,谭光雄便开始打哈哈,一直以各种理由推脱,并且不愿告诉本公司应向海信家电000921.SZ的哪位领导进行协商、签订续租合同的事宜。但是到2020年2月中旬,即国家抗击疫情关键时期,谭光雄突然通知本公司总经理 肖昭,厂房不再续租,过几天就对厂房停电。谭光雄这是捏住我们搬家一次需要一百万以上开销的痛点,意欲索取更多好处费实施威胁。本公司总经理 肖昭 立即便向 谭光雄 说明了本公司正在赶制抗疫物资的订单的情况,但是谭光雄根本不计后果,于2月25日清早直接对本公司生产车间全面断电,导致本公司被迫停工停产。后,在经开区主任、副主任和多位局长出面的协调下,而且还为此单独在2020年2月27日召开多方协调会议,确定厂房续租一年,完成本公司在宁乡市金兴路1号厂房建设投产前的过渡期间生产经营工作的维系,才于断电三天后为本公司恢复通电。

但到3月9日,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再一次对本公司车间断电,再次导致本公司工厂车间停工停产,并在此后一直没有恢复通电。车间很多员工均是以计件的方式计算工资的,由于车间断电,员工无法生产,便没有收入来源,导致本公司员工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大,甚至有多位员工离职。造成本公司每日的经济损失约计14万元,至今已经有两千多万的经济损失,经济损失还在继续产生中。

此后,本公司对谭光雄敲诈勒索本公司工会的相关事项进行了披露,谭光雄恼羞成怒,在本公司2020年3月14日将组装好的产品发给客户的时候,进行阻拦;2020年3月22日,本公司为避免经济损失进一步扩大,计划将厂房内的生产设备及物资有序搬离海信宁乡基地园区,至另一厂房进行生产,但是却再一次遭到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主管谭光雄 的阻拦,谭光雄指令保安人员阻止本公司拖运设备的货车进入厂区将生产设备及物资搬出厂房。导致本公司用于生产经营的设备和物资未成功搬运至另一厂区投入生产经营,本公司亦无法搬离海信基地园区。

谭光雄利用其海信驻宁乡主管的身份,对本公司所属工会进行敲诈勒索,洽谈续租期间意欲再行敲诈未满足胃口,并在其行为被披露之后,利用职权,以暴力断电和阻碍通行等方式破坏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其行为举止十分嚣张。在双方协商过程中,甚至放话海信是山东的企业,湖南领导的指示对他不管用。难道因为海信是山东的企业,在湖南就不用遵守湖南的规章制度了吗?难道因为谭光雄是海信集团公司的主管,就可以凌驾于党纪国法之上了吗?

四、海信长沙公司非法占用农用地,在未取得“用地指标”、未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便取得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海信宁乡基地园区为违法违章建筑;而在合同签订时海信长沙公司欺骗本公司厂房是合法的,误导本公司租赁违法厂房。

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期间,本公司在办理本公司项目土地手续时发现,海信长沙公司所出租厂房尚未完成完整的土地出让手续、并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于违章建筑,海信长沙公司存在非法占用农用地的行为。

根据《土地管理法》、《城乡规划法》等法律规定,工业厂房合法用地、合法建筑批准手续的办证流程主要有五个步骤:第一,与开发区(或工业园区)签订《项目投资合同》;第二,取得“用地指标”,主要由开发区(或工业园区)依法向上级政府部门申请;第三,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一方是投资建设单位,另一方是地方自然资源局;第四,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依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办理申请《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第五,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凭据“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和《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以及其他文件,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

在得知海信宁乡基地园区为违法违章建筑后,本公司对宁乡市自然资源局提起行政诉讼,希望撤销海信长沙公司违反法定程序取得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在行政诉讼过程中,本公司通过行政卷宗,得到了更多关于海信长沙公司违法占地、建设违法违章建筑的证据。主要有:第一,宁乡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公告,该公告显示经开区海信路以东、蓝月谷东路以北56513平方米(即海信宁乡基地园区)位置的土地开启交易的网上挂牌报价时间是2020年4月7日上午8时起。也就是说,截至到2020年4月7日,海信长沙公司都还未依法取得海信宁乡基地园区的“用地指标”。第二,(2020)029号《宁乡市国有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网上挂牌出让成交确认书》,该确认书显示海信长沙公司于2020年4月21日方才取得蓝月谷地块的土地成交确认书手续,56513平方米(84.77亩),而且此时尚未完成签订《土地出让合同》,仍未取得该幅国有土地使用权的不动产权证。第三,宁乡市自然资源局监察执法大队作出的《关于海信长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占地的回复》,该回复中记载:(2017)政国土字第133号《湖南省人民政府农用地转用、征收审批单》的内容,显示该幅土地在2017年1月13日前属于农用地性质。

但是本公司与海信长沙公司在民事诉讼过程中,海信长沙公司出示的宁开建规(建)字第201666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取得时间却是2016年11月8日,并且根据海信长沙公司的竣工牌上显示,海信宁乡基地园区的开工建设时间为2016年11月10日,竣工日期为2018年3月17日。

试问,海信长沙公司在未取得用地指标、未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未取得《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是如何取得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海信长沙公司违反法律法规取得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如何称得上为合法有效?亦即,海信长沙公司在土地尚处于农用地的情况下便开工建设,且在土地还未取得用地指标时便取得了《建设规划许可证》,其行为明显属于非法占用农用地,海信宁乡基地园区亦为违法违章建筑。

此外,在2019年12月16日、2019年12月20日,海信长沙公司驻宁乡基地主管谭光雄曾分别向本公司总经理肖昭、董事长贺彪 亲口承认:这幅200亩园区(即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土地“用地指标”还没下来。

但是在双方签订《厂房租赁合同》的过程当中,海信长沙公司未告知本公司厂房为违法违章建筑,本公司正是基于对海信长沙公司的信赖,相信该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具有合法的产权权证,才紧急搬迁至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当《厂房租赁合同》到期后,本公司因海信长沙公司多次对本公司进行断电、阻拦生产物资及设备的通行,破坏本公司的生产经营,双方产生民事争议,并诉至法院。2020年3月,在诉讼过程中,本公司通过在网上搜索海信宁乡基地园区的摘牌交易时间以及海信长沙公司在诉讼中提供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证据材料,才确认争议厂房(即海信宁乡基地园区)尚未完成土地产权权证的办理手续,属于违法违章建筑,双方签订的《厂房租赁合同》应为无效合同。

本公司创办于2000年,是一家由“工业设计”与“精工制造”两大事业版块构成的高新技术企业,同时也是华中地区创新型的、集工业设计与精工制造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承载精工产品制造基地建设和发展职能,专注于钣金科技产品的生产制造,是我国知名的钢质讲台主要生产基地,也是湖南省及周边省市地区唯一生产全系列高、低压开关柜体的专业厂商。本公司现有员工百余人,企业创办20年来,一直按时缴纳税款,但是令本公司以及本公司全体员工诧异的是,海信集团作为特大型国有企业,旗下拥有多家上市公司,其在宁乡的海信长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居然仗着自己是影响力巨大的上市公司旗下企业地位,无视中小民营企业的生死,在国家抗击疫情最严峻的关键时期,仍不顾全大局,阻碍本公司赶制防疫物资的生产;其驻宁乡主管谭光雄更是嚣张跋扈,利用其职权便利,敲诈勒索本公司所属工会,在其恶行被揭露后,便恼羞成怒,破坏本公司的生产经营;海信长沙公司以及谭光雄的种种行为,造成本公司每日经济损失约计14万元,如今损失已达两千多万元,企业几次都濒临解散倒闭的危机!

本公司多次向海信集团公司总部反映其长沙分公司和分公司主管谭光雄的诸多违规违纪情况,均未收到任何回复。无奈之下,不得不将其行为向各级主管部门和新闻媒体披露,恳请主管部门和新闻媒体对其进行监督,要求海信长沙公司以及谭光雄对其破坏本公司生产经营的违法行为进行书面赔礼道歉,并对由此造成的巨额经济损失进行依法赔偿;对于谭光雄敲诈勒索以及破坏生产经营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依法惩处!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